美国法律专业网站
 

法佑:谷歌Uber自动驾驶技商业机密大案开审 保姆成关键证人?

最新法律案例及资讯 » 2018年2月6日

法佑律师

去年2月,谷歌旗下威魔(Waymo)在美国旧金山联邦法庭起诉优步(Uber),指其偷窃了谷歌自动驾驶技商业机密,要求Uber赔偿近20亿美元并停止使用该技术,虽然20亿是一个天文数字,但两巨头都不缺钱,因此打的是名誉和全球无人驾驶技术的霸主地位

在硅谷这片土地上,知识产权官司从来就没有停过,但这个官司还未进入庭审就已经被科技界和法律专家们一致认为这个官司将是今年看点最多的官司,法律界关心的是个人掌握的技术和知识在什么情况下会被定义为公司的商业机密?科技界关心的是被世人羡慕的鼓励创新,人才和创意自由流动的硅谷文化是否会因为这个官司而改变

随着谷歌及Uber两巨头争夺自动驾驶汽车技术市场各种内幕不断曝光,这场技术官司将不可避免地演变成2018开年最刺激的肥皂剧,目前已公布的证据有闻所未闻的1亿2千万美元的天价离职费;2.5亿美元的入职费,庭审还未开始,主审法官说据他估计,准备庭审阶段两巨头的律师费已经花3亿美元,并指责双方都没有诚实向法庭提供相关证据,去年年底,前Uber安全工程师突然提交36页文件指Uber有盗窃知识产权和窃听竞争对手行为,今年元月前加中国保姆新增的八卦指控,以及向特斯拉派卧底间谍等等细节,临近庭审的这两件突发事件给这个本来就非同寻常的知识产权官司又添了一些不同寻常的元素

按照庭审程序,上周五下午双方律师共同选出了10名陪审团员,该案主审法官威廉阿萨普(Willian Alsup)告诉这五男五女组成的陪审团:“你们将对这个重大案件作出裁决”,然后陪审团员们集体宣誓:“将不带个人偏见公正断案”,他们将从今天开始在为期三周的庭审中扮演重要角色

谷歌指控Uber偷了什么商业秘密?

谷歌旗下的威魔指控Uber与其前工程师安东尼里万多维斯基(Anthony Levandowski)合谋,窃取了自动驾驶技术,值得一提的是威魔并未告Uber侵犯专利,而是指Uber盗窃了商业机密,由于商业机密不像专利有公开登记的专利文件,机密是从未公开的秘密,就像可口可乐配方,没有几个人知道,因此商业机密是知识产权官司里最复杂最难打的官司,通常最大的争议在于员工在某一领域的知识是否就是公司的知识产权,而且,威魔不仅要证明Uber偷了商业秘密,还必须证明Uber将这一偷来的商业秘密用于了Uber的无人驾驶汽车

威魔研发部门争辩,公司从2009年开始,花费10亿美元数年时间开发自动驾驶汽车,由于这是一项全新的技术,他们从零开始,包括用什么样的传感器,怎样将传感器收集的数据输入软件,以及怎样测试等等等等,在这个漫长的过程中,他们不断做各种海量实验和测试,最终才知道那些方法可用和那些方法不可以,其中的一些结果是非常有价值的,也是威魔严加保护的商业机密,威魔指Uber窃取的8项商业机密都与镭射传感路障测试(LIDAR:light detection and range)有关,这个用镭射激光来测试距离的传感器是自动驾驶汽车最关键的技术,8项商业机密其中之一是所谓的“消极商业机密”(negative trade secrets), 意指就某项实验而言,通过海量实践总结出的那些方法可行那些方法不行的结论

谷歌说他们有证据证明安东尼离开谷歌時下载了一万四千份文档,而2016年8月Uber以6.8亿美元的价格收购安东尼刚成几个月OTTO,这个收购绝非一个正常的收购,唯一的解释就是Uber与安东尼同谋,窃取了谷歌的制动驾驶商业机密

Uber怎么说?

Uber作为目前全球估值最高的初创企业,指谷歌的偷窃之说纯属无稽之谈,Uber告诉法官,威魔所谓的商业机密根本不存在,Uber的自动驾驶技术完全是独立自主开发的,Uber在提交给法庭的文件里特别强调,美国法律保护员工的自由流动而硅谷文化的核心之一便是鼓励创新和变革,Uber说,在收购Ottomotto后,多次警告安东尼不能将谷歌的技术带到Uber,Uber也从未使用过安东尼下载的文件,陪审团将看到,Uber的关键技术与谷歌有着本质的不同

主审法官什么态度?

除了该案非同寻常的原告被告,主审法官也是极为少见的懂编程的法官,阿萨普法官业余时间不打高尔夫而以编程为乐,曾经写了一个打桥牌的程序送给老婆做礼物,72岁的阿萨普法官,给人的印象是不怒自威,当年主审甲骨文与谷歌官司时,就自学过java, 这次当他知道两巨头的关键之争为 LiDAR时,他便要求双方律师每人必须提供一片讲述LiDAR如何应用到制动驾驶车的文章给他,并强调这是他们必须提交给法庭的文件之一

在过去的一年里,阿萨普法官已多次提醒双方律师,当工程师选择跳槽 ,而前东家又是一家“将宇宙中的一切”都定为“商业机密”的公司时?如何保护工程师的职业提升而不涉及侵权?法官还当庭举例说,一个工程师在通过一些列失败后找到了做某件事的正确方法,那么当这名工程师跳槽到另一家公司时,可能被指派做同样的事,那么这名工程师是否必须重复他以前做过的所有测试才不会被指控偷窃商业机密?想要跳槽的工程师是否都应先做一个失忆手术 (frontal lobotomy) ? 我个人认为答案是否定的!这番话估计让威魔的律师好几晚没睡好觉

Uber的两大麻烦是什么?

一是事件的主角安东尼里万多维斯基(Anthony Levandowski)拒不合作的态度,当Uber去年二月被威魔指控后,安东尼宁可被Uber开除也不配合公司律师应诉,Uber不得不在去年5月将他开除

二是去年年底,突然曝光了“贾可布信件”,2017年5月,前安全工程师贾可布(Richard Jacobs)通过明里苏达州律师海怒恩(Clayton Halunen)写信给Uber法律总监,指他有Uber窃取竞争者商业机密的证据,Uber后来给了贾可布450万美元,律师300万美元了结了这起指控,但这件事的曝光导致了司法部对Uber展开了刑事调查 ,Uber至今仍然坚称贾可布与其律师写信威胁起诉的目的就是想敲诈一笔,公司认为要与他们对簿公堂所需的律师费会高于750万美元,于是选择了付钱消灾

安东尼里万多维斯是什么来路?凭什么从谷歌拿1亿2千万美元分手费

安东尼的父亲是一位美国商人,母亲是一名法官外交官,柏克里大学电脑专业毕业,自动驾驶行业无人不知的超人(超级聪明,超级野心),因为提前完成谷歌街景拍摄任务而被谷歌两位创始人看上,进而将他创立的公司一并收购,专注研究无人驾驶技术,但他专横跋扈的作风最终导致他从谷歌不辞而别,2016年元月自己创立了Ottomotto做自动驾驶汽车,谷歌创始人佩琦(Larry Page)去年7月在宣誓下作证时说:‘谷歌在安东尼离职时给出了1亿2千万美元天价分手费是因为他在自动驾驶汽车项目里自始至终都是是最重要的人,但他我行我素不服管理也是让管理层最头疼的人物“

法庭文件显示,安东尼在离职当天还收到Uber2.5亿美元股票

保姆为何成了关键证人?

本案除了法官不是你通常见到的法官,连保姆也不是你平时想象中的一句英文不会,洗碗拖地的社会底层人士,艾瑞克王(Erika Wong)在来安东尼家做保姆照看他的两个小孩前,不仅上过法学院,还有在一家律师事务所里当法律助理的经历,之前还玩过电影,有过担任联合制片人的经历,艾瑞克在今年元月突然在联邦法院起诉安东尼,称他严重违法劳工法,索赔600万美元,80多页的诉状中还提到很多与劳工法无关的细节,诸如她亲眼见到Uber创始人多次夜访安东尼家,秘密长谈数小时,还听到安东尼在电话里破口大骂谷歌起诉他,更劲爆的是说她还听到安东尼与他人讨论如何逃亡加拿大躲避诉讼等等,本来她与谷歌Uber之争是没有任何关系的,但由于安东尼拒不配合诉讼,从案件一开始时,就援引第五修宪权,拒不回答双方及法庭提出的任何问题,至今已引用400多次,因此,开审后,安东尼肯定将一如既往行使宪法权利,对所有问题保持沉默,这时,保姆在安东尼家的所见所闻就便是重要证据,因此艾瑞克便成了该案最重要的证人之一!

 

 

 

新闻高级会员服务:获得该案独家法庭原件,原被告资料,证词证据,警察检方细节报告,更多内容,请联系我们。美国电话:+1 888-8298340     中国电话:+86-10-62962550
 
您有类似情况?
免费咨询律师
相关法律文件
 
独家后续追踪报道,请访问 法佑网 http://faayou.com
http://81law.com 法佑网版权所有,转载需注明"出自美国法律专业网站:法佑网 www.81law.com "。

热点评论

发表评论